月度归档: 2022年10月

科尔:克莱今天出战15-16分钟 我们很高兴看到追梦归队

直播吧10月15日讯 今日NBA季前赛,勇士将在主场迎战掘金。赛前科尔接受了媒体采访。

谈到克莱今日迎来季前赛首秀,科尔表示:“克莱将会在今天的比赛中在上半场出战15-16分钟,下半场不打,其他首发球员的上场时间可能接近常规赛。”

谈到追梦(今日首发出战),科尔表示:“德雷蒙德能回来是件很棒的事,我们也很高兴看到他回来,他的出场时间将略低于库里、卢尼和维金斯。”

(gege)

卡拉格:伯利的言论傲慢自大,他能否经营好一家俱乐部还未可知

直播吧9月17日讯 尽管入主切尔西没有多久,但美国老板伯利却显得异常高调。日前,他在接受采访时声称希望英超举办南北全明星赛以增加收入,这样的言论引发了轩然大波。在《每日电讯报》的专栏中,英格兰足坛名宿卡拉格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以下是卡拉格专栏:

30年前成立以来,英超被指责存在很多失误,比如贪婪、自大、偶尔对之前的足球历史洗刷一番、忽视低级别联赛俱乐部以及把球迷当做顾客,而不是作为俱乐部在情感上的依赖。

然而,球迷、前球员、记者和最聪明的老板团结在一起,他们意识到尽管存在种种缺陷,但英超无论在经济还是竞技层面都取得了成功。我们无法要求更多,即便有一个周末没有联赛,我们也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。

球场上的标准逐年提升,而收银机则唰唰作响。收入的创造可以吸引富豪股东和赞助商,而这些股东和赞助商又可以支付像瓜迪奥拉、克洛普以及孔蒂这样的名帅的薪水,这不是什么问题。通常情况下,出现问题都是因为愚蠢的计划。

伯利周中的言论令我感到不安,欧超计划失败后,有些想法并没有消失,只是处在“冬眠”状态。像伯利这样的商人正在等待下一个机会,将我们的足球塑造成一个大家都不愿看到的状态。

对于我而言,问题不在于伯利关于南北全明星赛以及升降级“锦标赛”的想法,真正令我恼火的是他说话的高调。令切尔西球迷担心的是,伯利并不是三思而后行。伯利要么没有对自己的谈论如何被接受征求意见,要么更为糟糕的是没有听取意见。

伯利应该很好的吸取一个教训,那就是在发言之前好好研究自己的主题。这不是反美情绪,而是反傲慢情绪。对于我而言,伯利来自马里兰州或者曼彻斯特并不重要。

伯利是否能够经营好一家足球俱乐部还有待观察,更不要说经营英格兰足球了。在英格兰,收购一家俱乐部并不意味着拥有“特许经营权”。队徽、球场和员工只是一个元素,你真正收购的是社区的象征。对于这个国家大多数人来说,足球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中心,因此需要去认真对待。伯利需要让自己周围有合适的人,这样他的做法才能更为可信。

当得知英格兰足球需要被保护而不是需要被拯救时,伯利可能会感到惊讶。经历了过去几天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后,当他下一次想要将自己塑造成某种“白衣骑士”,引领我们进入一个充满娱乐氛围和财富的乐土时,他需要三思而后行。

(二怪)

埃芬博格:纳帅的战术很冒险,于帕和卢卡斯应配合防小图拉姆才对

直播吧8月28日讯 拜仁在周六的第四轮德甲联赛中1-1战平门兴,球队名宿埃芬博格认为在丢球的防守中,于帕梅卡诺和卢卡斯应该有所配合才对。

埃芬博格:“纳格尔斯曼的战术带来极大的风险,这是真的很有风险的。当拜仁所有的球员都在前场时,他们就因此给了对手很大的空间。”

门兴正是在一次反击中抓住了于帕梅卡诺的失误进球,对此埃芬博格表示:“正常来说,卢卡斯应该去贴近小图拉姆,于帕梅卡诺应该后撤三、四米,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毫无问题地解围。”

此外埃芬博格也质疑于帕梅卡诺这样的防守动作:“即使他拿到球了:在这种情况下,他想要怎么把球回传50米?”

拜仁旧将亚历山大-齐克勒也批评了于帕梅卡诺的表现:“我为他感到遗憾,因为我很喜欢他,他是一个好人。但不幸的是他总是犯这样的错误。如果他把球向前场解围,那么就什么也不会发生了。”

(息木)

斯科拉里:因与德罗巴、阿内尔卡不和下课,惨败德国是最大灾难

直播吧9月24日讯 斯科拉里在接受Yellow and Green Football采访时表示,与德罗巴和阿内尔卡的不和导致自己被切尔西解雇,14年世界杯惨败德国是巴西国家队史上最大的灾难,而自己要承担大部分责任。

斯科拉里于 2008 年夏天执教斯坦福桥,但在短短的7个月后,就被辞退。正是与德罗巴和阿内尔卡之间的不和,导致了他的下课。

他表示:“切尔西当时有一些伤病问题,球队也有一些问题。我的领导力与一两名球员发生了冲突。”

当被问到涉及球队中哪些成员时,他表示:“是阿内尔卡和德罗巴。我们的医疗部门认为,应该让德罗巴在盛夏的时候去戛纳恢复。但我认为他应该留在伦敦。我也想在夏天的时候去戛纳。我也喜欢在那里待一两个月,享受生活。”

在德罗巴回归球队后,如何让他与状态正好的阿内尔卡共存成为一个问题,而阿内尔卡不愿让步。斯科拉里表示:“当德罗巴回来的时候,我试图调整(阵型),以便德罗巴和阿内尔卡可以一起踢。

“阿内尔卡是联赛中的最佳射手。我们开了个会,阿内尔卡说,‘我只在一个位置上踢球’。所以,在这件事上,阿内尔卡有一点缺乏友善,缺乏尊重。

“他们都很棒,但必须有人做一些不同的事情,在我们丢球的时候能够回来帮忙。

“那时,我们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。但(下课)之后我和德罗巴也见过面。最后一次是在2018年的俄罗斯。我们开诚布公地谈论了这个问题。他和阿内尔卡都没有任何恶意。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,我失去了我生命中最伟大的机会之一。”

安切洛蒂后来设法说服阿内尔卡和德罗巴在2010年切尔西赢得双冠王的那个赛季一起比赛。两名前锋也都在2012年离开了切尔西,先后加入了上海申花。

斯科拉里在斯坦福桥的执教被认为是失败的。之后,他辗转巴西、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,并曾执教巴西国家队,却在本国举办的世界杯中,在半决赛被德国7-1击败。

在谈到执教英超时,斯科拉里表示:“我希望继续在英格兰工作。我愿意执教那里的任何俱乐部。我认为这很了不起。我们曾与朴茨茅斯和桑德兰踢比赛。在能容纳20000人的体育场里,19000人在为他们城市的球队欢呼。我认为这真的很好。他们不支持大俱乐部,他们支持自己的俱乐部。”

关于世界杯惨败德国,他表示:“输球是因为我们犯了错误。我们的错误被德国队出色地利用了。在形象方面,这是一场灾难,尤其是发生在巴西。

“这是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,是巴西国家队有史以来遭受的最大灾难。我是与这场灾难关系最密切的人。我是那个承担大部分责任的人。

“当巴西在2002年赢得大力神杯时,我并不是最大的英雄。我们都是英雄。我曾以为我们所有人都会(在2014年惨败后受到指责),媒体会承认巴西输了。但事实并非如此。”

(观复)